去年7月31日

2021-01-06 14:01

3月18日,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的分管领导均称,近年来,各校的emba项目的招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去年中央的“限读令”,让各院emba的招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业内人士称,虽然emba招生困难,但emba潜在的生源是很多的。只是,未来要解决emba发展历史短而快带来的同质化、课程“老化”及生源选择等问题,做更多符合生源定位的特色精品课程,才有更大的发展。还有专家认为,商学院不该成为大企业家们的俱乐部。未来,商学院应该转向为真正需要服务的小微企业主服务,应该改变目前emba收费过高的现状,为学员们量身做培训和提升。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从南京的几所高校了解到,目前各高校emba招生的确不如以前,生源结构也发生了变化,emba班上已经难以见到官员和国企高管的身影。业内人士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经济结构性调整和转型的因素外,去年下半年实行的官员“限读令”已经发挥了作用。

“emba发展瓶颈其实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在专家们看来,国际上,emba只是个小众项目,更多的是mba、edp。

南京大学emba中心主任徐宁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与以前相比,emba学员构成发生了变化。“现在已经没有政府部门和国企的人来报名,目前这些emba班级面向民营经济为主,也是符合整个江苏省外资经济民营经济发展的。”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李志宏在论坛上介绍,“这几年读emba的新兴行业慢慢多起来了,像金融、it,还有富二代等。”

对于目前的尴尬现状,高校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呢?南大emba中心主任徐宁告诉记者,“限读令”出台后,该校就对经典emba作了调整,重点满足民营和外资企业的需求,目前推出了两个新方向的项目。一个是围绕创新展开,叫做nova emba创新项目,整合各个领域的创新要素,为企业创新转型提供全方位支持。目前这个新项目已正式推出,“学员主要是环保新材料、生物技术、高端制造、移动互联网等省内高科技创新领域的企业家。”他说,从元旦至今已经招到了二三十名学员。另一个新推的项目是互联网金融emba项目,“现在互联网+概念非常热,我们就想出了互联网+金融+产业这样的概念。围绕每个产业对互联网和金融方面的需要,全方位整合资源。”这个项目也是春秋季各招收一个班,每班40人,目前也已经有二三十名学员报名。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认为,emba项目是商学院最高端的项目,也是最受瞩目的项目,emba招生的变化对各高校影响很大。“过去一年,没有官方数字,我个人判断我们整个emba业绩下滑了1/3左右。”他认为,规模收缩是不可避免的,什么时候再上去,再超过2003年的历史极致,可能要有一段时间。

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负责紫金emba的宫载春表示,南理工emba刚开始发展定位时,就是面向中小企业,专注成长型企业,“我觉得这样才能真正回归到emba教育的本质,而不是为了赚钱。”

南大商学院副院长韩顺平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前几年南大emba的日子很好过,每年招4个班,200人。emba学员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国企的学员,因此,受到去年限读令政策影响,他们的学员比以往减少了4成,而且短期内也没有其他学员可以填补上。不过,今年随着南大转变emba学员的结构,采取一系列措施后,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去年7月31日,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组部、教育部联合下发通知,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和各类名为学习提高、实为交友联谊的培训项目,已参加的要立即退出。同时,通知严禁各级各类干部教育培训机构和各高等学校举办允许领导干部参加的高收费培训项目,或委托其他社会机构举办各类领导干部培训班。

3月18日,来自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国内10多所名校商学院的相关负责人齐聚中山大学,探讨emba的现状及未来发展。南大商学院副院长韩顺平称,前几年南大emba的日子很好过,每年招4个班,200人。而去年,该校来自国企方面的40%生源变成了“0”。emba业绩下滑已经是各大高校面临的共同问题。

业内人士分析,emba的生源中,有的人是真正想学知识,也有一些人是为了个人升官发财而来“交朋友”。此外,还有很大一批是企业家、高管,他们缺乏理论知识,需要到学校重新补课。毕业于南京大学emba项目的一名学员告诉记者,她所在的企业要上市,有emba学位,做到高管会顺利一些。他们班里有来自国企的同学,听说是达到一定级别,单位就报销一定比例的学费。

国内一所知名高校相关人士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政府官员和国企高管根据上级要求,从emba退出去,这本身就是一种“复位”,是使得emba教育回归正常的举措。政府官员需要学习的是如何花好国家的钱,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政府的公共行为和企业行为差别很大。

对此,南京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有关负责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该校也有少量属于国有企业或者政府机关的学员,根据规定,这些学员应该退出emba的学习。该校总共清退了7个人,其中只有1个是政府机关公务员,还有6个是国有企业高管。“这个只占十分之一比例,学费全额退给他们。在这些人当中,有人根据规定主动退出,也有的是根据上级要求清退的。”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位专家表示,目前emba招生遇冷,一方面证明国内某些高校emba培训变形走样。另一方面又证明国家的规定发挥了作用,取得了一定效果,这也让emba教育价值回归。政府官员及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可不可以读emba,关键在于要做到公私分明,一方面在费用上要有具体规定,另一方面要严把审批关,将这项工作规范起来。如果有的政府官员或国企高管需要进修,完全可以选择mpa(公共管理硕士),学费相对较低。

厦门大学emba苏州教学中心的宋老师告诉记者,该校去年下半年的emba秋季班与以往相比,也发生了明显变化,政府官员和国企高管不见了,40多名学员均来自各类企业。

昨天,厦门大学emba苏州教学中心的宋老师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该校在苏州的这个教学点主要面向江苏招生,其中大部分学员来自苏南。她说,受“限读令”影响,该校emba招生的确不如以前了,原因大家都清楚。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称,各高校emba招生大受影响,除了中央“限读令”的原因,经济结构性调整和转型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特别是对于一些来自企业的高管来说,emba动辄几十万元的学费不是一笔小的支出,在新的经济形势下,企业也要精打细算。